厚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厚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明武宗朱厚照浪荡天子情迷酒家女之谜-【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35:56 阅读: 来源:厚料机厂家

帝王档案

:1506年-1521年在位,孝宗朱樘长子,性格浮躁。在位16年,沉湎游戏,纵情声色;刘瑾擅权,屡兴冤 狱;民命不堪,反抗烽起。最终铲除刘党,关闭了两厂。病死,终年31岁,死后葬于康陵(今北京昌平十三陵)。谥号承天达道英肃睿哲昭德显功弘文思孝毅皇 帝,庙号武宗,史称正德帝。

浪荡天子情迷酒家女之谜

明武宗1506年即位后,宠任宦官刘瑾,淫乐嬉游,扩建皇庄,横征暴敛,人民痛不欲生。河北、山东、江西、四川等地农民起义不断爆发,封建明王朝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明武宗游幸宣府,一天他又微服去寻花问柳。因为他经常这样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皇宫,该怎么走,哪里有美艳的歌妓都一清二楚。一路上春光旖旎,行人如织,谁也没有注意到身边穿着一身青布衣的年轻人是当今的皇帝。

武宗哪里顾得上大好的春光,他的两只眼睛左顾右盼,看着街衢上衣饰华丽的妇女。每当一个女子从身边走过,他都停下脚步嗅那些女子留在身后的脂粉香气,真是一个十足的登徒子。日近中午的时候,武宗觉得自己有些饿了,便转到一家酒肆,准备进去叫几个小菜填填肚子。

走到酒肆的门首他忽然呆住了,一个年轻的女子在那里卖酒。只见她淡妆浅抹,显出了天然的丽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句子才可以形容之万一,武宗 见过的美艳女子何止成千上万,但是像这样风韵天然的却第一次看到。这女子不语而含情,看一眼魂魄尽失。而且在她那里买酒的也格外多,有纨绔富贵公子,也有 引车卖浆之流,其中许多人可能滴酒不沾,为的只是一睹此女子无双的姿色。

武宗好歹也算是采花的高手,此时却觉得脚底发虚,腿肚子发软。他挪到姑娘的跟前结结巴巴说:“我……我……那个……酒……酒……”那女子斜瞄了他一眼,还以为是个七窍通了六窍,连句利索话也说不清的白痴,便嫣然一笑,给他打了些酒。

奇怪的是这个年轻人提了酒却不给钱,光站在那里发呆。女子笑着说:“你出来买酒不带钱么?”武宗这才回过神来,他定了定心绪,又拾起平日玩世不恭的惫懒相说:“钱是没带,不过人倒是有一个,你要不要?”

那女子脸一沉说:“请客官尊重些,不要说这些胡话!”武宗说:“抱歉抱歉,这几天不知怎么老说胡话,姑娘这里准备些酒菜罢,我饿得肚子叠在了一起。”那女子不再说话,进里面做了些菜肴端出来。

武宗吃了一点,又喝了些酒,问她:“不知姑娘芳名怎么称呼?”女子扭过脸说:“你问这个做什么?”武宗笑说:“只是随便问问,看姑娘倾国倾城的容貌,不 像是民间所有,莫非是从皇宫里跑出来的?”女子嗔了他一眼说:“看你落拓不堪,莫不是从监狱里跑出来的?”武宗大笑,一颗心早被女子生生勾去了。

武宗这一顿饭从中午一直吃到日落西山,才恋恋不舍地回到了皇宫。第二天他又来到这家酒肆买酒。那女子见他魂不守舍的样子很觉得可笑。女子也就是十六七岁 的样子,正是暗地里怀春的时节,虽然也有很多的人借买酒的机会来看她两眼,不过那些人不是面目可憎,就是言语无味,其他那些歪瓜裂枣就更别提了。偶尔有几 个读过几首诗会写两个字的,都是一说话就脸红的上不了台面的包子。相比之下,武宗说话风趣,没有丝毫假酸假醋的斯文相,重要的是那种锲而不舍的劲儿多少也 让她怦然心动。

见武宗又飘然而至,女子抿嘴笑着说:“怎么又是你?”武宗咳嗽了两声说:“怎么会不是我?”女子说:“爱喝酒买几坛子回去,怎么每次都买那么一小壶?”武宗嘿嘿而笑,问:“怎么酒肆中只有你一个人?”女子回答说:“本来还有一个兄长,现在往乡间去了。”

武宗点头说:“怪不得,在下还是那句话,请教姑娘的芳名?”女子一扭身说:“不告诉你。”武宗又翻来覆去地问了几次,女子含羞说:“真无聊,那你听好 了,我叫李凤姐。”武宗说:“凤姐儿,好名字,凤兮凤兮,应该许配真龙才好。”凤姐儿嗔视他说:“什么话这是!请放尊重些。”武宗嘿然一笑,提起筷子吃了 起来。

吃了没几口,他停下筷子说:“我知道你不是假凤,可是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真龙?”凤姐儿不再答理他,转身到了内室。她觉得这年轻人口不遮拦,真龙什么的话可不是随便说的,现在的锦衣卫和东厂的人到处都是在打探民间,不小心弄个谋逆之罪可不是玩的。

武宗讨了个没趣,便独自喝起了闷酒,喝了几杯后越发愁闷不堪。他举起筷子在桌子上乱敲,惊得凤姐儿出来看他做什么。武宗说:“惊扰了小姐,我一个人独饮无伴,酒也喝得没有滋味,所以请你出来,共图一醉。”

凤姐儿轻蔑地说:“客官这句话太无礼了,我非比青楼女子,你不要看错了!”武宗笑着说:“同饮几杯也无妨,就算你不是个青楼女子,难道不会暂时冒充个青 楼女子么?”凤姐儿不想与他斗嘴,又想转身进内室。武宗却起身离座,抢上几步跟进了内室。凤姐儿吓了一跳,俏脸也白了,她娇声喝问:“你进来做什么?!” 武宗不再说话,牵过凤姐儿的衣袖,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肢。

凤姐儿又惊又恼,死命往外推他,只是一个弱女子怎么推得开。武宗将她抱起来放 到床上。凤姐儿正要高声叫喊,武宗掩住她的樱口说:“凤姐儿不要惊慌,你不是一只凤凰么?我就是与你缘定三生的那条真龙。”凤姐儿还是用力抗拒,连抠带掐 好不容易扳去武宗的手,武宗说:“你再这样我要喊了。”凤姐儿不禁噗哧一声笑起来,气喘吁吁地说:“那你喊啊?没见过这么不知羞耻的,你到底是什么人,敢 如此放肆?”武宗说:“当今的世上什么人最尊贵?”凤姐儿说:“当然是当今皇帝了。”武宗说:“我就是皇帝。”凤姐儿说:“再不要这么胡说,这话谁信?不 要口无遮拦连累了我。”

武宗解开衣襟,露出里面金线绣龙的衣服,凤姐儿一看他身上绣着五条金龙,不过还是不信,她倒是听说过当今的皇 帝一向荒诞,但还不至于大白天调戏良家女子的份儿上。武宗见此又取出一方白玉印说:“这是御印,这不会有假罢!”凤姐儿虽是市井女子,但一看玉印上的“受 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红字,便知道今天真的遇到了皇帝,况且武宗游幸宣府的事情市镇上早已传扬开。

她急忙跪下说:“小女子有目无珠,望万岁恕罪!”武宗亲自将她扶起,趁势揽入怀中。

正在彼此情浓的时候,凤姐儿的兄长李龙从外进来,见酒肆内空无一人,内室却传来娇喘的叫春声。他不由得愤怒起来,自己就这一个妹妹,还指望她凭借美貌寻一门富贵人家,自己也好沾点光,不想妹妹这么不争气,大白天与人在内室做这样的事情。

他愤怒之极,立刻出门飞报给衙门的吏卒。一群吏卒前呼后拥过来捉奸,李龙进来的时候武宗与凤姐儿已经听到了动静,急忙穿衣起身。吏卒进来的时候武宗正在 厅堂里饮酒,一个吏卒喝问了一句,被武宗一个菜碟子砸在脸上。其他的吏卒见这架势知道武宗大有来历,一时戳在地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时凤姐儿出来说:“万岁在此,你们怎么不下跪?”吏卒听见万岁两字,急忙在地上黑压压趴了一大片,有几个还尿了裤子。李龙也吓得魂不附体,哆嗦得脸都紫了。武宗温慰了一番,当下命李龙到镇国府候旨。然后命吏卒起身备马,偕着凤姐儿一同进入镇国府中。

李龙被授了官职,赐给黄金千两。从此武宗与凤姐儿夜夜良宵,还是昼长夜短,仿佛的样子,早将国家大事忘了个干净。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转瞬间已到了残冬,京内的官员连篇累牍奏武宗请回銮。武宗恋着凤姐儿无心启程,但又不得不回去。他想封凤姐儿为妃嫔,让她自己选 择。凤姐儿却说:“臣妾福薄命微,不应得到这种位置,现在陛下对妾如此已经是三生有幸了,还要求什么呢?希望陛下还是早日回去,以万民为念,那时妾也安心 了。”武宗点头叹气说:“真是难得,暂时就这样,朕一定要带你回去。”

第二年正月,武宗带着凤姐儿及路上拾掇的众多美女一起上了路。 到了居庸关的时候天上电闪雷鸣,下起了漫天的倾盆大雨。凤姐儿受了风寒,晕倒在车上。武宗急忙命太医把她救醒,将关外的驿站作为行宫让凤姐儿住在那里养 疾。谁知道这病越来越沉重,凤姐儿自知不起,她伏在枕上含泪断断续续说:“恨妾命太薄,不能与陛下厮守,如今要去了,陛下好自为之。”武宗也垂泪说:“快 不要这么说,朕情愿抛弃天下,不愿抛弃你。你去了,朕要这天下还有什么乐趣?”凤姐儿苦笑着摇摇头,脸如白纸,气喘交作不能再说一句话,过了片刻便阖然长 逝了。武宗朝天嘶吼了一声,泪流满面,一道闪电照进来,打在凤姐儿苍白的脸上。

第二天武宗命将凤姐儿葬在居庸关,用黄土封茔,暗自叹息了许久,才无精打采地回到京城。回到京城后武宗荒淫如故,只有这一段逸情长埋于塞外荒岭里夜夜被风吹拂了。

免疫细胞疗法治疗费用

nk细胞疗法费用

北京治肿瘤的权威医院

北京肿瘤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