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厚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牺牲政委薛永清妻子跳楼身亡细节哥哥在楼顶没拉住-【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14:29 阅读: 来源:厚料机厂家

薛永清身先士卒冲在一线

肃宁县公安局政委薛永清毕业于河北公安学校,1990年参加公安工作,2013年10月担任肃宁县公安局政委,牺牲前刚刚度过他48岁的生日。据同事们介绍,薛永清平时主要负责的工作是队伍建设、教育培养等行政工作。但是,因为薛永清曾在沧州市公安局长期从事刑侦工作,所以在突发事件时,也经常赶到第一线参与处置。2014年夏天,相邻的蠡县曾发生一次群体冲突事件,薛永清在第一线指挥时,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指挥员还是战斗员。

6月8日当晚,在接到来自西石宝村的报警后,肃宁县公安局迅速组织警力。因局长外出学习,这起重大案件,就由政委薛永清带队。按照惯例,作为带队的最高指挥,薛永清应当在距离案发现场相对较远的临时指挥部负责调度指挥。但当时,犯罪嫌疑人还未抓捕归案,村内一片漆黑,村民的生命安全随时可能再次受到威胁。薛永清又一次身先士卒,冲到第一线。与嫌疑人刘双瑞发生第一次交火时,薛永清就在第一现场——袁帅也是在此中枪。袁帅被送医后,薛永清继续带领民警在村内抓捕,在搜索到刘双瑞老宅时,被嫌疑人开枪击中。

延伸阅读:肃宁公安局政委薛永清妻子跳楼原因 或因悲伤过度河北肃宁牺牲政委刚过48岁生日 薛永清从警25年评价好河北肃宁枪击案公安局牺牲政委薛永清妻子跳楼身亡河北肃宁公安局政委薛永清简历资料及照片 遭枪击身亡河北牺牲政委薛永清与妻子系高中同学 儿子正读大学

袁帅 高大温和工作勇猛

袁帅是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刚刚34岁,女儿还未满3岁。2004年参加工作的袁帅,曾是肃宁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巡防队员,2012年被选派担任警犬训导员。他的同事告诉记者,在担任巡防队员的近9年时间内,袁帅不止一次因执行任务而受伤。2007年在抓捕一个盗窃、盗抢摩托车团伙时,冲在最前面的袁帅与嫌疑人发生搏斗,手指被砍伤。此后,袁帅也曾因执行其他任务受伤并住院治疗

同事们说,袁帅身材高大、壮实,脾气特别好,从不与人争执。而在执行任务时,面对犯罪嫌疑人,袁帅又展现出勇猛顽强的一面。在枪击案发现场,袁帅是最早接触嫌疑人的民警之一,面对突袭,连陪伴在他身边的爱犬都没来得及反应。袁帅不幸被击中胸部,送医院抢救时,医生发现,散弹枪的数十发子弹深深嵌入了他的肺部和动脉。虽经全力抢救,也没能挽回这个年轻的生命。

袁帅妻子“让我再抱抱你”

6月9日,肃宁县医院经历了一个不平静的凌晨。所有的院长、副院长,值班与休班的手术医生全部赶来了。因为刚刚在西石宝村枪战中受伤的村民与警员都在这个凌晨被抬了过来。

在医生抢救训犬员袁帅时,他的妻子与父亲也赶来了。据现场警员回忆,当时袁帅的父亲老泪纵横,一直反复说着:“他死不了,死不了。”而袁帅的妻子早已哭成泪人。当医生们确认训犬员袁帅医治无效,已经牺牲后,“袁帅的妻子来到他的身边,已经不哭了,只说了一句,‘让我再抱抱你’。有的警员听到这句话转身就哭了。”

消息很快传遍了县城。前一天夜里,巡警大队的大队长杨春洋从家里接到电话出警时,他的妻子就在身边。几个小时后,杨春洋的妻子听说有警员牺牲了,却不知是谁,一直揪心。当罪犯被发现死亡后,杨春洋与妻子通了个电话。杨春洋只说了一声“喂”,妻子瞬间在电话那头放声大哭。听着妻子的哭声,想到并肩作战的战友永远离去了,48岁的大队长杨春洋也流下了眼泪。

上午传来新的噩耗薛永清妻子跳楼身亡

今天凌晨,在这场枪击案中牺牲的公安局政委薛永清的妻子刘文娟,在肃宁华阳宾馆跳楼身亡。本报记者获悉,事发当时,有警员发现刘文娟与她的哥哥站在楼顶。一女警通过楼顶小门,看到薛妻没有被其哥哥拉住,纵身而下。

薛永清的一名高中同学告诉记者,薛永清与他的爱人刘文娟是沧州市二中(高中)的同班同学。当时,薛政委是班长,其爱人是语文课代表。“薛永清学习好,乐于助人。”现在,薛永清及爱人的许多同学们都在去肃宁的路上,想送他们最后一程。

悼战友

薛永清和袁帅牺牲后,与他们一起并肩战斗的战友杨健棣舍泪写诗《悼战友》,缅怀一起战斗生活的战友情:

我真的不知道有月亮的晚上

天还会如墨一样的黑

黑到我看不清我战友的眼睛

更难捕捉到躲在漆黑角落里的那一个黑洞洞的、罪恶的枪口

我只记得去那个废弃的院落搜索时

我们的手是紧紧握了一下的

那一刻 我们贴得很近

我真切地感觉到了我们彼此胸腔里血的奔涌

我们各自转身

将自己像一枚小小的石子投进黑色的、夜的湖泊

后来 就是我们刚刚分开后没多久的那个后来

就是你手的温度还没来得及在我的手上消褪的那个后来

一声沉闷的枪响 撒碎了夜的沉寂

同时也揪扯起我的心

我开始没命似的在小巷里疯狂奔跑

向着枪响的方向

几个战友抬着一个人往警车那里奔

我不知道抬的是你

我只是把与你握过的那只手错愕地贴上我的脸颊

直到有人告诉我,你中枪了

直到你牺牲的噩耗传来

直到现在 我依然舍不得把那只曾与你握过的手放下来

因为那只手上有你———我最亲爱的战友身体的温度

2015年6月9日

https://www.zkh360.com/item/AC5369.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5423.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5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