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厚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虎魂也三千国军血战八万日寇无一人后退

发布时间:2021-01-05 14:16:27 阅读: 来源:厚料机厂家

虎魂也!三千国军血战八万日寇,无一人后退

在整个十四年抗战史上,有许多中国部队以少挡多的艰苦阻击战,多少英雄儿女慷慨赴死,一寸山河一寸血,留下不少故事,今天要聊的这个是日军八万精锐围孤城,中国虎将率3000死士毫不退让,最终全师牺牲的悲壮故事,这就是著名的许昌会战。

许昌会战,是1944年日军发动的打通大陆交通线1号作战(中国称为豫湘桂战役)的一部分。豫湘桂战役,由于对日军情报工作的不足,部分精锐无法撤回国内作战,以及国民党军上层普遍存在的“消极避战等胜利”思想,中国军队损失惨重,特别是河南的汤恩伯部,在和日军作战中表现相当不佳,有37天丢38城的记录,尽管汤恩伯这么做是为了保存国军实力,但对于士气来说打击很大,在政治上说不过去,战后曾被蒋介石撤职留任,但随又起用,毕竟是嫡系爱将,不舍得重罚。

然而,疾风知劲草,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许昌守城之战,就是整个河南战役中一抹悲壮的亮色。

在这次激战中,中国陆军新编第二十九师以全师覆没的代价,死守许昌,顽强抵抗,给与日军沉重打击。激战从1944年4月28日开始,直打到1944年5月1日,许昌失守,战斗中师长吕公良中将等多名将领壮烈殉国。

守许昌城的部队,只有吕公良所部新编二十九师所属三个步兵团(85,86,87三个团)和一个补充团。实际上,86团在许昌战斗前于1944年4月18日奉命在郑州投入黄河河防之战,被日军37师团击溃,基本失去了战斗力。因此,吕师长部下其实只有85,87两团还算完整,补充团由于是壮丁组成,尚未训练完毕,基本没有战斗力,而即便算上补充团,新编二十九师守城部队也不过三千余人,只相当于一个旅的兵力。攻打许昌的日军部队有多少呢?按照《河南会战》的纪录,参战部队为日军第十二军主力,包括第三十七师团,第六十二师团,第七混成旅团,辅以坦克第三师团一部,第二十七师团一部,合计八万余人。日军出动这样多的部队攻击许昌,原因是日军认为许昌是三国时代以来著名的“军都”,中国军队会重兵驻守。然而,后来他们才知道尽管吕公良部队人数不多,但战斗力极强,给他们给造成了很大的阻力。

日军在1944年4月28日开始对许昌发动攻势,开始进攻的目标是北门,但是,遭遇非常顽强的抵抗。一路只见两侧到处是被日军重炮摧毁的中国军队工事,战死的中国士兵的尸体有的半沉在路沟的水中,显然是负伤后无力爬上来而死在沟中。路面上日军部队充斥拥挤,汽车,马车挤成一团,原来是前方发现中国军队在路面布雷。混乱中,有骡马跑下路面,踏响地雷。这时,远处的中国军队炮兵开始对日军开炮,虽然炮的数量显然很少,但是打得很准,日军纷纷撤下公路躲避。

此后,日军意识到中国军队在许昌北面布防严密,于是利用人数优势,迂回攻击东,南,西各门。

30日,城廓战开始,许昌守军兵力太少,不敷分配,激烈的战斗持续到1944年5月1日凌晨,南,西门都被突破,巷战中新编二十九师官兵大半伤亡,吕公良师长被迫下令弃城突围。

应该说,许昌守军的顽强表现,和吕公良将军的镇定指挥与坚定有很大关系。吕公良四月二十日写给妻子的亲笔信,字极漂亮。信上说:“今天敌人围攻郑州,恐怕敌人攻了郑州之后,一定要南下新郑、许昌的,但是我已充分准备,打仗是军人的本分,希望他来一拼。恐怕此信到手时,我已在与敌人拼命了……当军人不打仗还有何用。”

吕公良将军家书手迹

由于新编二十九师的残部突围的动作迅猛坚决,日军的包围圈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吕师长率部突出许昌。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正有一支凶猛的敌人,在前方等待着他。

这支凶猛的敌人,就是日本陆军第二十七师团的支那驻屯军步兵第三联队。第二十七师团,当时属于日军第十二军指挥,但是,它和十二军其他部队不同,这是一支地地道道的关东军!。28日许昌会战打响,驻屯军步兵第三联队立即以每天40公里的速度直插许庄,30日占领计划中的许庄-郭庄一线,埋伏下来。

事实上,吕公良将军指挥的突围部队,正是选择向许昌东北方向突围。这是因为日军对许昌的攻击是迂回进攻,东,南,西三面都有重兵,只有北面还有突围的可能。突围而出的中国军队由于激烈的战斗而队形大乱,正撞在日军的伏击圈中,混战随即开始,由于猝不及防,中国军队损失很大,纷纷被分割包围吃掉。第三联队联队部的直属部队也发现一队中国军官兵向自己的阵地撤退而来,联队长小野修大佐当即下令直辖部队投入攻击,冈野的部队,也在直辖部队之中。黑夜中,中国军队无望而顽强的抵抗着。

日军发动冲锋,冈野和一个小队的士兵一直冲到了中国军队的纵深。这时,联队本部的牧野勇一军曹率先发现前方不远的灌木丛中,有中国兵在活动,仔细看来,发现是三个骑在马上的军官和几个步兵,好像正在商谈什么事情。

这几个人,正是吕公良师长和他残存的几个幕僚。因为感觉到这几个中国人似乎是高级指挥官,冈野不想打草惊蛇,对手下一个叫做淳边定六郎的下士轻声道:“噢咿,把捷克机枪拿来,打!”捷克机枪,就是当时中国军队普遍使用的捷克造轻机枪ZB26式,因为这种枪性能远远胜过日军11年式轻机枪,日军缴获这种枪后,常留下使用。冈野说的捷克机枪,就是较早作战中缴获中国军队的,而淳边是队里最优秀的机枪射手。

淳边从士兵手里接过捷克式机枪,对着这群中国官兵就是一个扫射。由于距离太近,中国官兵几乎都被撂倒。几个未死步兵用步枪抵抗,都被日军击杀。三匹马倒下了两匹,另一匹上的一个军官试图拨马撤退,淳边对准他猛烈开火,那个军官终于从马上落了下来。那匹马后来发现脖子处负了伤,被日军缴获。

这时,那几个中国士兵的抵抗已经中止,淳边带头,几个鬼子冲向那个落马的军官,用中国话高喊:“投降,投降!”那个负伤的军官忽然坐起身来,喊道:“不投降!”用手枪连开两枪,都打中冲在最前面的淳边,胸部一发,腹部一发,淳边立即毙命(后冈野负责火化淳边,说明他死于“胸腹贯通伤,这次战斗冈野手下阵亡一人,就是淳边,还有数人负伤)。与此同时,后面的日军开枪,正中这个军官的头部,这个军官当即倒地。过了半晌,日军才敢凑上来看,这一小队中国兵全部阵亡,无一幸存,但是在那个倒地的军官身边,发现了吕公良将军的印章,公文等,经过核对,认为这个身中四发轻机枪弹又被步枪击中致命的军官,正是新编第二十九师中将师长吕公良。以中将师长之身,打到最后一人,重伤之余,还能翻身而起,击毙杀害自己的凶手,高呼“不投降”而以身殉国,吕将军,虎魂也!虎到绝路。

得知吕公良将军战死的消息,日军联队长小野修并没有感到很高兴,因为作为一名高级军官,他对于当时日本的战况是比较了解的。估计是想到今后自己的命运感到有同情之感,小野修下令,在许昌南门外小村附近,为吕公良将军安葬,并让联队的联络官深谷高三郎大尉题写了墓碑,碑文曰:“勇将新编第二十九师师长吕公良之墓。”这座墓标建立以后,不久,新编二十九师残存被俘的中国官兵从它旁边路过,其中86团团长姚俊义看清了以后,冲上来抱住墓碑号啕大哭。随着他的哭,其他被俘官兵也大放悲声。

1944年10月,国民政府追赠其为陆军上将军衔。1986年追任为革命烈士,2014年9月1日,吕公良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也算英魂被后世铭记!

金地格林东郡

简约装修案例

178平米装修效果图

融创城装修